办事指南

中国工资约30年后接近西方

点击量:   时间:2017-12-01 04:09:20

  有关美国中等收入雇员的生活水平是否下降,或仅得到了适度增长的争论由来已久他们最多只能在美国国民收入的增长中分得很小一部分,不仅在布什(George W.Bush)总统的任期内如此,在过去40年都是这样   2月10日,我对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的一份报告进行了归纳这位有重大影响力的美国权威总结称,普通公民受到的压力,来自10%最高收入者的总收入在国民收入比例中的大幅增长我不愿质疑戈登教授的数字;但即便是最出色的计量学研究,都不可避免地是在研究过去我们当然也应该探讨未来可能发生什么   看待全球化的最佳方法是,世界的一大部分开始像一个经济体一样运转即便是在像美国这样一个大型经济中,也会存在一些法律、制度和心理层面的移动障碍但在这些差异后面,每种工作的工资以及资本回报率,有一种平均化的趋势——一个亚当-斯密(Adam Smith)在230年前提出的假设   我的同事理查德-汤姆金斯(Richard Tomkins)在周六的英国《金融时报》上提到,哈佛大学(Harvard)著名劳动力经济学家理查德-弗里曼(Richard Freeman)曾对这一前景有过一项出色的分析弗里曼教授估计,中国、印度以及前苏联集团加入世界经济,导致全球经济的劳工人数到2000年时增加了一倍,达到30亿人结果是,资本/劳动力比率下降至原本数值的60%此外,新加入的劳工迅速提高技术能力,而同类工种的工资却远低于西方国家可以看到,结果是一些德国工人已接受削减工资,以劝阻雇主不要向东亚或中、东欧的前社会主义邻国迁移   对于西方国家的工人而言,前景并非一片黑暗最终,新兴国家的剩余劳动力将用尽,争夺工人的竞赛将推动工资上涨,而富裕国家面对的问题是,“何时会发生这种情况”用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进行对比,关于实际工资在19世纪上半叶出现上升或下降,仍然存有争议无论如何,主要的工资增长发生在19世纪下半叶尽管偶尔发生经济衰退,但劳动力相对于资本变得稀有弗里曼教授估计,中国的工资在90年代增加了一倍,按照这种速度,大约30年后将接近西方的水平对于新兴国家整体而言,这个过程可能需要40年到50年在这个过程中,西方国家的许多工种都会受到工资下降的压力   在全球化增加财富之际,自然应当有一种方式,将增加的部分财富转移至西方国家的工人那里,否则他们就会“吃亏”困难之一是,如何做到这一点而又不杀死生金蛋的鹅,即在那些试图进行上述转移的西方国家阻止投资或创新   以上只是一张粗略的所有草图,包含许多尚未解决的问题全球政治及商业机构的回应是,敦促西方国家公民获得越来越多的高科技技能,以使他们始终比亚洲竞争者领先一步因此,我们将总是在工作和学习,很少有时间享受劳动果实   某些经济学家的一个更为现实的回答是,对他们称为固定的生产资料征税,这些生产资料很难迁移到其它地方但问题是不容易找到这些固定生产资料即便最耐用的资本设备也会磨损免受全球竞争的职业种类正在急剧减少,就像我们看到的,大量医生、护士以及信息技术工人涌入西方,提供他们的服务,或在自己的国家承担外包工作   只有一种生产资料是真正不可移动的,而且可以在不打击企业积极性的情况下对其征税,那就是土地我并不是说商业或住宅楼房,它们通常被放在一起,作为资本与土地对待我是指纯粹的空地,好地段的空地非常少,其回报越来越高长期以来,其它方面不很左翼的市场经济学家们钟爱地产税,但它从未被商人、政治家或律师真正理解现在所需要的是,把讨论焦点从地方政府融资,转向逐渐利用土地税,使西方国家工人们可以保护他们的生活水准,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把单一的全球经济所获得的部分好处,转移到他们那里(据《英国金融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