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陌生女人”黃湘麗:帶著觀眾去旅行

点击量:   时间:2017-06-01 01:29:30

 新華社北京11月15日電(記者劉洋)10月22日到11月23日一個月的時間,北京蜂巢劇場只屬於一個演員,80後女孩黃湘麗每晚在這裡完成獨角戲《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以下簡稱《來信》)的演出導演孟京輝將奧地利作家茨威格的經典小說改編成先鋒戲劇,黃湘麗是這部戲唯一的表演者     黃湘麗說,創作的最大難點在於如何把各種形式融合在一起,以自然的狀態呈現出來“帶著觀眾去旅行,這太神奇了,演員就像魔法師一樣,”她這樣描述自己的舞臺感受     談及這部獨角戲的創作過程,黃湘麗坦言是一次充滿挑戰和艱辛的歷程     2013年她有近3個月的空閒時間,在孟京輝導演的提議下開始了《來信》的創作創作初期,黃湘麗為這部作品排出兩個版本的表演,但都被導演否決,原因是無法找到進入角色的方法     始終無法找到合適的創作路徑,這一度讓黃湘麗很著急最後,她開始“寫歌”,嘗試通過音樂進入角色 “第一首歌是抱著吉他三個小時寫出來的”黃湘麗回憶說,她先後為這部戲寫出七八首歌,通過音樂創作為角色創作注入了新的靈感     黃湘麗對《來信》首演的情景記憶猶新,去年10月10日首演下午綵排,似乎一切都不太順利     “當我第一眼看到觀眾的時候,一下子就平靜了下來”黃湘麗用“超常發揮”來形容那次演出,臺詞和表演都很流暢,三個月的努力付出得到了回報     《來信》的演出是高負荷的,第一輪演出連續27場演出初期,黃湘麗幾乎把全部精力用在這部獨角戲上,白天不去做別的事情,一切只為晚上的演出儲備能量     《來信》中除了多元的表現形式外,一些橋段也因為尺度偏大而引發爭議黃湘麗說,一個好的作品,它一定會帶來爭議的,因為你不可能讓所有的人都滿意     學習表演之前,黃湘麗的專業是舞蹈12歲時,她“義無反顧”地坐上了湖南嶽陽到北京的火車,一度成為了專業的舞蹈演員“一個小孩,十二歲就出門了,這種鍛鍊實在是太大了”黃湘麗告訴記者     中戲上學的日子,黃湘麗用得最多的詞是“安靜”冬天排練,她披一件大號羽絨服,背上一個破舊的道具袋就奔去劇場     臨近畢業,很多同學離開舞臺去參演影視作品,而黃湘麗則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去面試了《戀愛的犀牛》劇組,“選上以後我就留下來了,然後就一直演到現在”     從《戀愛的犀牛》裏的麗麗,到《來信》中的女主角,中戲畢業6年來,黃湘麗演出超過1600場提起這樣的數字,她說自己很幸運,沒有幾個年輕演員可以在六年時間內演這麼多     《來信》的舞臺設計相對簡單,一把吉他、一張床和一套廚具構成了舞臺的全部,與此形成對比的是黃湘麗豐富的表演,天真、嫵媚、瘋狂、絕望,兩個小時內各種情緒中不斷轉換能夠順利完成這部“難演的戲”,得益於她這6年來的付出      為了能在《來信》中有更好的表現,她每天還接受外國老師的形體訓練“演完《來信》前兩輪後,我覺得自己就像被掏空了,這種危機感是我最大的動力”她說     對黃湘麗而言,戲劇舞臺是充滿無限魅力的地方“站在舞臺上那一刻,燈光打著你,照著劇場裏的灰塵,然後你開始要說臺詞,你要面對觀眾,這都是它的魅力”她這樣描述     畢業後沒有到收入較高的影視行業發展,黃湘麗認為當初的決定是對的“在北京最好的一個劇場裏,跟全國最好的導演排戲,每天可以站在舞臺上不停地學習、創作,不斷達到新高度,我覺得這就挺好了”黃湘麗這樣描述自己的狀態     對於未來的打算,她的回答充滿自信,“未來還會不斷排戲,接著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