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海外新移民文學30年:從微弱熒光到璀璨奪目

点击量:   时间:2017-07-02 11:08:09

新華社南昌11月19日電 題:海外新移民文學30年:從微弱熒光到璀璨奪目     新華社記者袁慧晶     在西方文化為主流的土地上,有這樣一群華文作家:他們職業各異,貧富不均,不為名利、只為靈魂在寫作,努力向世界傳播著華文文學——他們被稱為“海外新移民作家”其作品被學界稱為“海外新移民文學”,如今已成為世界華文文壇上的璀璨明珠     日前,記者在江西南昌召開的首屆中國新移民文學研討會上,採訪了其中的代表人物和相關研究學者     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一批文學愛好者、作家從中國移居或僑居到海外,從事文學創作和文學活動最早研究這一群體的美國華裔作家、海外文學評論家陳瑞林評價說:“這批作家作品的風格,於外是在東西方文化的交融狀態中遞進成長,於內則繼承了‘五四’新文化所開創的面向世界的精神源流”     縱觀“海外新移民作家”創作發展,先有上世紀80年代的草創發軔期,以《曼哈頓的中國女人》、《北京人在紐約》為代表;後是90年代初期,以査建英、蘇煒等為代表的“大陸留學生文學”為先聲;如今“三駕馬車”嚴歌苓、張翎、虹影的扛鼎之作被中國文壇乃至世界文壇所矚目     陳瑞林認為,這些作品之所以可貴,在於解放了心靈,卸下了傳統重負,坦然地面對外部世界,並冷靜地回首歷史,對“個體生存方式”深入探求     這些突破和變革,來源於新移民作家在遷徙中的“無助”與“孤獨”記者了解到,絕大多數海外新移民作家,在海外的前十年都在為了生存而奔波     新移民文學領軍人物嚴歌苓回憶說,初到美國時,她當過餐館服務員、保姆、模特,打工時還常常不經意地將“May I help you”說成“May you help me”“當時覺得自己非常無助,下意識地就向人求助”她說,其實作家在寫作的時候未必在成長,不寫作的時候才在成長這些經歷無疑讓嚴歌苓的感知更靈敏、觀察更冷靜     電影《唐山大地震》原著小說《餘震》的作者張翎則過著“不停地‘裝箱子’和‘拆箱子’”、“每天醒來不知道自己在哪”的日子最初十年,她輾轉於很多城市、搬過二三十次家;為了維持生活,更是做了17年的聽力康復師,只能用業餘時間寫作當第一部長篇小說《望月》發表時,她已經41歲     美國華文文藝界協會副會長呂紅表示,海外華人作家的創作環境是非常孤獨的,在異域發出非主流的聲音,大多作家的創作時間還是在八小時之外他們帶著對母語的熱愛以及對心靈回歸故鄉的渴望,結合在海外培育的新視角,記錄下在原鄉與異鄉文化之中的掙扎、衝突、挫折、修復……     “在過去,每年的小說學會排行榜都沒有海外華文作家的作品”中國世界華文文學名譽副會長、中國小說學會名譽副會長陳公仲告訴記者,曾幾何時,這些新移民作家的作品只能發出微弱的熒光但在主張重視這一群體文學創作的部分人爭取後,將其納入國內獎項的評選範圍     2009年,嚴歌苓的長篇小說《小姨多鶴》第一次參加中國小說學會的排行榜評選,就拔得頭籌,並在國內文壇引起轟動張藝謀執導的影片《歸來》的原著小說《陸犯焉識》,以及《一個女人的史詩》、《金陵十三釵》等作品也出自她手     “如果說國內作家是一隻腳,新移民作家就是兩隻腳,還加上了西方傳統文化”陳公仲認為,偉大的作家需要多重文化的根基,才能具備更加開闊的眼界和全球視野那些在海外才能體會的生活經歷,將提升他們未來的文學造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