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瑯琊榜》:一部中國國產劇緣何俘獲“90後”的心

点击量:   时间:2017-05-04 01:25:14

 新華社北京10月16日電(記者苑蘇文 許曉青)最近,一部既飄逸又沉穩、古色古香的中國國產電視劇俘獲了大批“90後”的心     18歲的小小酥(化名)剛剛考入東北一所大學和大多數年輕觀眾一樣,她習慣於通過視頻網站“品嘗”來自全世界的電視劇,英國懸疑劇《神探夏洛克》也曾讓她一度癡迷     但最近一個月,國產電視劇《瑯琊榜》佔據了視頻網站、甚至新聞網站娛樂板塊的頭條來自第三方數據監控網站的統計顯示,這部電視劇互聯網累計播放量超過60億次其在北京和上海東方兩個衛星電視頻道播出的最後7天時間裏,疊加收視率連續突破2     小小酥自然成了該電視劇的忠實觀眾     在微博討論中,有人點讚“跌宕起伏、一環扣一環的情節”,還有人癡迷於主演的“高顏值和小鮮肉”,但讓最多人推崇的還是片中體現的中國傳統文化之美     “真正的古裝劇就應該是這樣,有宮廷的生活,也有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小小酥說     最讓她“怦然心動”的是劇中扮演“謀士”的主角在郊外的亭子送別一位儒家大師的場景“我覺得就是中學課本上‘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的畫面”她說     這一切離不開劇組對傳統文化由表及裏的用心考究負責《瑯琊榜》美術的王火已有25年從業經驗在他看來,“精神氣質”是每一部電視劇的軸心     該電視劇的情節被大致框定在西元2-5世紀的魏晉南北朝時期,當時人們還是席地而坐,有秦漢之風,但政權更疊頻繁、外來民族融合、玄學興起、隱士成為風尚,社會文化趨向複雜     除了諸多考證,為了烘托中國古代士大夫的忠義精神,劇組在場景佈置上投入了不少心血     比如,在冷色調為主的電視劇畫面中,出場人物身著飄逸的寬袍大袖,其中尤以主人公的麻布素袍引人注目在“蘇宅”的主場景設計中,王火刻意避免擺設華貴的金銅器,而以線裝書和竹簡、寫滿書法的紗簾、樸素的草席取而代之     “一個隱士來到京城,如果我們把他整成一個公子哥,到京城混去了,為了不讓別人瞧不起,就裝得跟土豪似的,那就完了”他說      “他的心一直在山野之間,仍然未被征服還有江湖人士的情誼、執著和追隨,這都是值得我們緬懷的魏晉風尚”王火說     電視劇的禮儀指導,來自“張曉龍工作室”的李斌希望借此呼喚人們關注逐漸遺忘的禮儀傳統     讓許多觀眾感到“觸動”的一段“感情戲”就是通過禮儀的變化表現的當女將軍霓凰得知梅長蘇是自己過去的戀人後,兩人再次見面,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將軍就不再像男子一樣抱拳行禮,而是轉回小女子姿態致以萬福     眼尖的觀眾發現,知書達理但地位不高的靜嬪首次出場時,對地位不同的四個人居然行了四種禮儀     李斌指出,那場戲中,面對太皇太后、皇后、貴妃和長公主,靜嬪確實行了四個禮“一開始見太皇太后的是稽首禮--最大的一個禮;向皇后行的是頓首禮,給妃子行的是空首禮;給長公主行的是一個萬福但長公主隨後托住她,給她同樣一個萬福,這是還禮”     這一套禮儀來源自“九拜”,是中國古代特有的向對方表示崇高敬意的跪拜禮《周禮》記載:辨九拜,一曰稽首,二曰頓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動,五曰吉拜,六曰兇拜,七曰奇拜,八曰褒拜,九曰肅拜,以享右祭祀     李斌指出,基於外在形式而沒有內心感受的只能被稱作“儀”,而從內心散發出來,再通過肢體語言表達出來的,才能被稱作“禮儀”     劇組的努力還不止於此景致、服飾、禮儀,還只是流動和行走在電視螢幕上的一些中國傳統文化符號號稱一夜讀完原著的製片人侯鴻亮喜愛用“明亮”這個詞來形容《瑯琊榜》有別於其他古裝傳奇劇的特質     在導演孔笙和李雪交給記者的一份《瑯琊榜》導演闡述中,“明亮”這個詞再次出現兩位導演如是形容:“這種超脫了個人情仇的立場,這樣明亮堅強的人物、盪氣迴腸的主題、熱血滿懷的故事”     孔笙說,如果把《瑯琊榜》看作是一幅人物長卷,那麼他個人最愛的依然是梅長蘇李雪覺得,年輕人對《瑯琊榜》的期待很高,那麼,拍的時候能給的東西應該要更高一些才好!     這些追求都在90後觀眾的現實反應中得到了印證小小酥告訴記者,“很多很好的網路小說都被改成了‘雷劇’,但是這部劇回歸了傳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