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安陽小屯:期待世界文化遺產為村民帶來實惠

点击量:   时间:2017-08-01 07:29:28

 新華社鄭州11月24日電(記者劉雅鳴 雙瑞)“哪人”“小屯的”無論走到什么地方,小屯居民都底氣十足地不在村名前加“安陽”或“河南”等任何修飾,他們喜歡的自我介紹格式是——“世界小屯”     位於河南省安陽市洹河南岸河灣腹地的小屯村,在19世紀末被幾片甲骨打破了數千年的沉寂世界文化遺產殷墟——中國第一個有文獻記載併為甲骨文和考古發掘所證實的商代都城遺址,就此展現於世人面前     作為小屯村支書,56歲的何永獻所感受到的榮耀可能任何一個村莊都難以比擬甲骨文的發現和殷墟發掘,確證了商王朝的存在,重新構建了中國古代早期歷史的框架這樣的價值,使小屯村始終被敬畏和傾慕的目光圍繞     “世界上只有一個小屯”這種獨特性,也是何永獻煩惱的來源,“在任20多年,沒有給父親老鄉帶來啥經濟效益,感到心裏有愧,一是咱水準有限,二是跟小屯的地理位置、政策環境也有關係”     數十年前,人口不足1300的小屯擁有化工廠、三輪車廠、養殖場等七八個經濟項目,為了配合殷墟申遺,2001年前後全部關停經濟水準的變化直接體現在農村最看重的婚姻大事上,“過去小屯的孩子十五六歲就結婚了,現在三十多還找不到媳婦”     令何永獻感到為難的還有住房問題,他經常三更半夜不能休息,總有村民來反映缺房的苦惱由於不允許劃新的宅基地,據他統計,“全村共300多戶,缺房戶達140家”     在當地,如果家中有兄弟兩個以上,到結婚年齡就要分門戶居住,沒有新宅基地的就叫“缺房戶”,大量婚姻問題和家庭糾紛由此產生     提起一樁樁事,何永獻無奈地搖頭嘆氣“村民都理解,為了保護殷墟,該付出還得付出關停工廠、不準深耕,咱從沒有上訴喊冤的”年近七旬的村民閆寶吐露心聲,“只希望國家政策能適當往小屯傾斜一下,照顧老百姓的實際需要”     事實上,小屯村民對殷墟的保護意識很強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安陽工作站就設在小屯村,一向與村裏溝通良好,挖掘等大量基礎工作都由村民承擔副站長何毓靈坦言:“基層保護主要還是靠老百姓”     今年上半年,位於殷墟核心地帶的小司空村“農民別墅群”震驚世人,私搭亂建之風使殷墟遭受有史以來的最大破壞該村支書稱:“把我抓了也要建,總不能讓老百姓沒房住”而小屯村一直恪守政策紅線,多年來從未違規新劃宅基地     “都說殷墟文化裏有戲唱,可咱唱不好,坐在金山上要飯吃”小屯村並不是坐等政府救濟,而是一直努力挖掘殷墟的資源優勢村民田福生很苦惱,文化價值和知名度都很高的殷墟,為什么不能給村民帶來實惠     殷墟申遺成功後,田福生和幾個村民投資22萬元組建了大邑商藝術團,由幾十名村民完成名為“大秀殷商”的演出,以舞臺藝術的形式錶現挖甲骨、鑄青銅等內容“咱想著是幫助遊客理解殷商文化,也給自己找口飯吃”田福生說,村民的熱情並沒有持續多久,由於沒有市場,演出僅兩年就倒閉了     與河南境內其他重要文化遺址相比,殷墟的保護和展示工作較為完善,宮殿宗廟遺址、殷墟王陵遺址等不可移動文物宏偉壯觀,還建造了殷墟博物館集中收藏、展示殷墟出土可移動文物然而,由於專業性較強,現階段殷墟對普通遊客吸引力不足,全年參觀量僅30萬人次村民依託殷墟獲得經濟收益的願望一直未能實現     小屯村民說,因為殷墟申遺,村裏環境大為改善,群眾心裏都很感激,但是“不能光讓穿好衣服不讓吃飯”     對於小屯為遺址保護作出的犧牲,當地政府正在積極尋求補償和破解之道例如,設置集中安置區,通過政府補貼引導村民搬出遺址保護區,既能緩解住房緊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