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中国承建克罗地亚桥梁,参与欧洲基建竞争

点击量:   时间:2019-06-08 07:04:00

克罗地亚科玛纳——由于历史和巴尔干战争的偶然原因,克罗地亚的一个角落同该国其他部分之间,被属于邻国波斯尼亚一段12英里宽的地带分隔开来克罗地亚长久以来一直想用一座大桥把这条被隔开的沿海区域与本国其他地方连接起来 几十年来,在战争、腐败、政治纷争和全球金融动荡的困扰下,建桥工作一直止于几个废弃的混凝土桥墩和两个俯瞰亚得里亚海的青铜天使雕塑 直到今年夏天中国人的到来 随着钻机声的响起,随着工程师的每日到来,中国国有建筑公司——中国路桥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成了承接建桥项目的最新一家公司 对许多克罗地亚人来说,期待已久的桥梁工程现在有望完成,这个可能性本身就是值得庆祝的理由 但这个项目也是对欧盟的一次检验由于担心中国企业可能破坏竞争、践踏欧盟劳动法,以及压低工资,欧盟一直对允许中国国有企业进入欧洲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市场持谨慎态度 这座大桥将横跨的水域位于被隔开地区的一个半岛与科玛纳村和克罗地亚其他地区之间这是中国企业首次赢得一个主要由欧盟出资支持的项目 中国路桥赢得这个合同的报价比最接近的竞争对手的报价低近一亿美元,因此引起了一个法律挑战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也正在调查克罗地亚是否按照符合欧盟规定的做法把合同授予中国公司 除了官员们对竞争行为和低工资的担忧外,这个项目带来的许多工作岗位甚至可能不会流向欧洲增长缓慢的经济体的工人 中国国有企业通常的做法是,建设项目的大部分工人是企业自己带来的,这种做法常常会引发争议目前还不清楚克罗地亚当局是否知道这些中国工人将得到多少工钱中国路桥没有回应有关问题,克罗地亚当局则表示,他们不想发表官方评论 “欧洲公司日益发现,它们无法在价格上与得到补贴的中国公司竞争,”经济分析师延斯·巴斯蒂安(Jens Bastian)说,他在一篇给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写的报告中详细描述了巴尔干地区的中国投资和贷款 中国正在掀起一场名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全球基础设施投资热潮,这个倡议的目的是增强北京的经济和外交影响力,但正在招来越来越多的批评和审视中国正在积极结交巴尔干和东欧领导人,这种做法被欧盟的一些人认为是暗中破坏欧盟 欧盟安全研究所(European Union 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2016年的一份报告的结论是,欧盟可能“不得不承认,在影响中国企业行为方面,欧盟的影响力有限” 克罗地亚科玛纳海滩上中国工人关于有多少工人来自中国,他们将获得多少工资以及有多少当地人获得工作是不确定的 Zoran Marinovic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对2013年加入欧盟的克罗地亚来说,这个项目已经成为巴尔干地区一个曾经无法解决的问题的一个干净利落且相对廉价的解决方案在巴尔干地区,桥梁长期以来一直在政治和外交上起着超过一般的作用 当统治者寻求团结该地区的不同民族和宗教团体时,河流两岸和山谷之间就架起了桥梁当领导者想按照种族把人民分裂时,同样这些桥梁会受到争夺,或为了把人隔开而被摧毁 在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解体、过去共和国之间的边界成为国界线之后,克罗地亚的国土不再连贯涅姆走廊这条将克罗地亚一分为二的波斯尼亚沿海地带,是波斯尼亚通往亚得里亚海的唯一通道 在目前情况下,来自克罗地亚南部海岸的旅行者必须经过四个边境检查站才能抵达该国其他地区,这可能意味长达好几个小时的延误,扰乱了该国主要的经济驱动之一——旅游业 2017年6月,欧盟有点大张旗鼓地宣布拨款3.57亿欧元,约合4.13亿美元,相当于大桥造价的85% “这个项目真正体现了我们消除障碍、联结领土、团结人民的承诺,”欧盟地区政策专员科瑞娜·克雷图(Corina Cretu)当时曾这样说 科玛纳的海滩据克罗地亚新闻媒体报道,数千名中国工人将住在附近的一艘游轮上,该村庄可能承受不了这么多人 Zoran Marinovic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六个月后,由于克罗地亚将该项目授予了中国路桥,情况变得更复杂了参与投标的竞争对手感到愤怒后来,一家克罗地亚法庭驳回了奥地利Strabag公司的诉讼该公司指责这家中国集团报的价格低于项目的实际造价 最近一个下午,在建设工地上,土木工程师杰洛斯拉夫·塞格丁(Jeroslav Segedin)带着来访者参观了项目的早期阶段塞格丁是克罗地亚公路公司(Croatia Roads)的代表,该公司是与中国路桥签订项目的合同方他强调了大桥的重要性,尽管人们对北京的参与表示担忧 “这对克罗地亚和这个地区都很重要,”他说“这将是克罗地亚的一个国家象征” 塞格丁的土木工程师团队将负责该项目他说,大桥的建设将在大约18个月后进入高潮,到那时,大桥上预计将有490名工人,其中大多数是中国工人,他们将住在这个人口稀少的半岛上的拖车里克罗地亚工人也将参加桥梁的建设,但人数要少得多 欧盟官员说,一旦招工工作开始,他们将密切观察中国的招工程序中是否有可能违反欧盟劳动法的行为尽管如此,克罗地亚已经允许中国人给他们带来的工人设定工资——欧洲企业担心这是一种不公平的优势 有关工地将雇用多少中国工人、以及他们将得到多少报酬的不确定性已经引发了谣言 负责该工程团队的土木工程师杰洛斯拉夫·塞格丁说,这座桥“将是克罗地亚的一个国家象征” Zoran Marinovic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几个月来,克罗地亚新闻媒体一直报道说,数千名中国工人将住在一艘被改造成宿舍的游轮上,建设工地所在的科玛纳小渔村可能承受不了这么多人 “我接到的关于我们这个地区出现中国工人的电话,令人不可思议,”斯米尔扬·穆斯塔皮克(Smiljan Mustapic)说,他是正在建造这座大桥的斯莱夫诺地区(Slivno)的省长“就好像是来了一群外星人似的” 目前,这座大桥的施工主要集中在水下,因此只需要几十名中国工程师 除大桥项目外,中国正在寻求与克罗地亚建立更紧密联系的其他方式,比如达成一项警务联合巡逻协议——今年夏天的旅游旺季,杜布罗夫尼克旧城市中心就进行过这种巡逻 联合巡逻表面上的原因是为了帮助解决与中国游客有关的问题但这也为克罗地亚明年在杜布罗夫尼克举办由中国牵头的“16+1投资倡议”会议的计划提供了演练机会该倡议中的16国包括中欧和东欧的11个欧盟成员国以及五个巴尔干国家 杜布罗夫尼克就位于克罗地亚被隔开的地区,该市市长马托·弗兰科维奇(Mato Frankovic)说,与中国在别的巴尔干国家的其他项目不同,建这座大桥的资金不是来自中国银行的债务和贷款,所以不会让克罗地亚背上负担“这是双赢的,”他说 修建大桥地区的省长穆斯塔皮克说,“对我们来说,建造这座大桥极其重要” 他说,当他看到标志着大桥地基工作开始的水面上的灯光时,他会情不自禁地激动 “这意味着,这次,大桥将会成真,